凤凰彩票官网网站-敬业钢铁因担保成被执行人 回应:力争还原真相

2020年7月2日   |   by admin

  原标题:敬业钢铁因担保成被执行人 回应:力争还原真相 

  新京报贝壳财经讯(记者 李大伟)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7月1日于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获悉,河北钢铁巨头敬业钢铁有限公司(下称“敬业钢铁”)被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法院为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法院,立案时间2020年6月23日,案号为(2020)豫0105执恢1123号,执行标的14908536元。

  7月1日下午,敬业钢铁法务部通过其此案委托诉讼代理人律师刘喆告诉新京报记者,敬业钢铁此番被列为被执行人,源自一宗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此案历经初审、终审,此番为恢复执行。

  刘喆告诉新京报记者,敬业集团以前曾为泰恒钢铁担保过,但是以前的担保都是敬业钢铁本身实际上就是借款人,只是借用泰恒的名义借款。敬业钢铁无本次合同的用章记录,经法院委托鉴定盖的章为伪造的,法定代表人(记者注:时任法定代表人为王国太)签字是本人签字,但其本人没有签过这份合同的印象。“敬业钢铁已经向检察院申请抗诉,检察院正在调查中,由于执行程序是法院主导,清偿与否由法院执行,但敬业公司将穷尽程序权利力争还原真相、推翻生效判决。”刘喆说。李恒庆对此未予置评。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截图,显示敬业钢铁有限公司被列为被执行人。

  工商信息显示,敬业钢铁的大股东为敬业集团,持股比例为51%。官网显示,敬业集团是一家以钢铁为主业,兼营钢材深加工、增材制造3D打印、国际贸易、旅游、酒店的跨行业集团公司,现有员工27000名。2019年集团销售收入1274亿元,上缴税金45.3亿元,全国500强企业名列217位,中国制造业企业500强名列95位。“敬业”商标是中国驰名商标,品牌价值312.95亿元人民币。股权穿透之后,敬业钢铁最终控制人为河北钢铁大亨李赶坡。

  官网显示,2020年3月9日,敬业集团正式收购英国钢铁公司,成为跨国企业集团。英国钢铁公司是英国第二大钢铁企业,拥有150多年历史,总部位于英国斯肯索普,在英国、法国、荷兰均有生产基地。公司具有450万吨产能的装备和产线,主要生产钢轨、H型钢、高端线材、异型钢等高品质钢材,广泛应用于全球高端工业领域。5月28日,敬业集团与河北华通签署英钢高线产品战略合作协议。

  裁判文书网显示的民事判决书,敬业钢铁为此宗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中的一方。

  据裁判文书网,经一审法院查明,2014年3月11日,开封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郑州农业路支行与泰恒钢铁签订《流动资金借款合同》,约定贷款金额2000万元,合同期限12个月,从2014年3月11日至2015年3月10日,贷款月利率5.5‰,结息日为每月的第20日,泰恒钢铁应于结息日支付当月利息,还款方式本金一次性收回。

  合同约定,泰恒钢铁未按照合同约定按时足额偿还借款本金的,开封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郑州农业路支行有权从逾期之日起按照原执行利率基础上上浮50%计收利息直至清偿本息为止;对不能按时支付的利息,开封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郑州农业路支行有权对未支付的利息按照逾期罚息利率计收复利。泰恒钢铁违约的,开封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郑州农业路支行有权宣布贷款提前到期,要求泰恒钢铁提前偿还合同项下所有到期及未到期债务的本金、利息、费用。

  经一审法院查明,2014年3月13日,开封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郑州农业路支行与敬业钢铁、泰恒钢结构、郑明凤、李恒庆签订了《最高额保证合同》(编号:6614131F311460511),合同约定:为泰恒钢铁的上述贷款提供最高额为2000万元的保证担保。

  一审法院判决,泰恒钢铁于判决生效后10日内偿还借款本金14180793.65元及截至2015年8月26日的利息609279.66元,并支付自2015年8月27日起至实际还清之日止的利息、复利(按照双方约定标准以清偿当日银行系统为准);敬业钢铁、泰恒钢结构、郑明凤、李恒庆对本判决第一项、第二项确定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敬业钢铁、泰恒钢结构、郑明凤、李恒庆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泰恒钢铁追偿。

  但敬业钢铁对这份保证合同的真实性提出异议,并提出上诉。敬业钢铁称,2014年3月13日敬业钢铁没有签订《最高额保证合同》,合同显示的敬业钢铁印章并备案的公章,且合同显示的王某的签字也不是本人所签。

  二审庭审过程中,王某到庭述称:《开封市商业银行综合授信额度合同》第4页、《最高额保证合同》第4页、《实地核保书》、《签字样本》上“王某”印章不是我本人的,上述“王某”签名字样也不是我本人所签,自己对文书并不知情。

  庭述中,王某自称其“2010年下半年在在河北敬业集团任副总经理,2002年前后担任河北敬业钢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到2014年或2015年前后不再担任河北敬业钢铁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但仍担任河北敬业集团的副总经理。”记者查询工商资料发现,该名王某为王国太,现任敬业集团副董事长。

  王国太的言论与另外两名证人相左。银行方面一位参与核保的工作人员称,先到河北敬业钢铁公司盖的章,王某当时出差去了,在一个高速路口,让王某签了最高额保证合同等合同文书。

  2018年9月3日,上海东南科学研究鉴定所司法鉴定所作出上海东南【2018】文鉴字第226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上述《开封市商业银行综合授信额度合同》第4页、《最高额保证合同》第4页、《实地核保书》、《签字样本》上“河北钢铁集团敬业钢铁有限公司”印文与上诉人敬业钢铁提交的平山县公安局提供的“河北钢铁集团敬业钢铁有限公司”印文不是出自同一枚印章、落款签名“王某”字迹与上诉人敬业钢铁提交的同时期王某签字字迹、王某本人于法庭亲自书写的签名字迹“王某”是同一人书写。

  这次,敬业钢铁对司法鉴定意见中的第二项再次提出异议。敬业钢铁称,鉴定意见书只是说检材和样本字体表现相近,说明鉴定机构并没有确定检材和样本中王某的字迹是一致的。但二审法院未予采信。

  法院认为,这份《最高额保证合同》系各方真实意思表示,合同有效。二审法院裁定,敬业钢铁此次上诉被驳回,维持原判。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李大伟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赵慧芳

Tags: ,

Leave Your Comment